您的位置: 主页 > 硅谷风投降温 创业公司迎来艰难时刻

硅谷风投降温 创业公司迎来艰难时刻


基于对十几位风险投资家和科技投资者的采访,对于那些尚未证明自己商业模式,以及以不可思议的高估值获得投资的初创公司,2016年将是投资者为他们“打分”的一年。

旧金山Next World Capital合伙人克雷格·汉森(Craig Hanson)称:“这么快又看到市场对创业公司估值进行调整,真的有些意外。将来,融资将变得困难,估值也会很低。之前曾做出美好承诺的创业公司,它们必须要展示出自己的能力了。”

正如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高管托德·查非(Todd Chaffee)所言,廉价资本时代已经结束,企业不可能再轻轻松松获得投资。

硅谷资本市场降温始于今年8月中旬,当时标准普尔指数在一周内下挫11%,主要是出于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虽然后来上市股票开始反弹,但IPO(首次公开招股)市场依旧低迷。科技公司IPO数量创下了2009年以来的最低记录,即使一些公司最终上市,但后期投资者并未从中得到回报。

创业公司感受到痛

一些知名消费者创业公司已经感受到这种“痛”。Evernote和One Kings Lan开始裁员,在线音乐服务Rdio宣布破产,而电商公司Gilt Groupe欲以估值的1/4价格出售。

由于IPO前景黯淡,一些高估值初创公司的员工开始通过二级市场抛售股票,但几乎无人问津。

EB Exchange Funds执行合伙人拉里·阿布科克(Larry Albukerk)称,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当前股价已低于其最后一轮8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价格。Uber、Lyft和Airbnb虽然仍具吸引力,但在二级市场买家的欲望已经不是很强烈。

云存储服务Box和企业级闪存初创厂商Pure Storage刚刚进行了IPO,但这两家公司当前市值已经低于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或者仅维持同等水平。

云端人力资源服务公司Zenefits也承认,公司营收增速低于预期,现已开始执行削减成本战略。7个月之前,Zenefits估值仍高达45亿美元。而当前,这些企业只能以更现实的价格进行融资。

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高管拜伦·迪特(Byron Deeter)称,当前处于创业后期阶段的云服务公司的平均估值为营收的11.8倍,而今年年初时曾一度高达15倍。

知情人士称,通过软件提供计算机联网功能的创业公司Cumulus Networks去年的估值为3亿美元。而当前,公司只能以低于该估值的价格进行融资。该知情人士称,由于是一项新技术,其产品很难实现商业化。

一线厂商日子好过

但加州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 Partners合伙人阿希姆·钱德纳(Asheem Chandna)同时指出,虽然整体市场比较低迷,但一些行业一线厂商仍拥有大量的投资者需求。

例如,据知情人士透露,提供云监测工具的Datadog在最近一轮融资中为公司估值近6亿美元,远高于今年1月份的融资估值。该知情人士称,Datadog的营收规模和涨幅足以支持其估值。

知情人士还称,帮助开发者部署应用的Mesosphere公司和帮助企业处理大数据的Databricks均以高于2014年融资估值的价格在融资。此外,企业应用管理初创企业AppDynamics今年11月进行了新一轮融资,为公司估值19亿美元,而该公司16个月前的估值仅为11亿美元。

据风险投资家称,信用评级为A和A+的企业,以及以保守价格进行融资的初创公司还能继续吸引风险投资。但是,对于那些毛利率为负、过度烧钱、以极高估值进行融资,以及面对资金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的创业公司,要融资就比较困难了。

不幸的是,在硅谷并不乏后一类企业。

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美国初创公司总计融资472亿美元,而2014年全年为508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得益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激进、公基金公司和外资涌入科技市场,后期创业公司前三个季度的融资额同比增长了25%。

希望破灭

毫无疑问,这些投资者希望将来能获得巨额回报。但很快,他们的希望就被现实所埋没。

贝恩资本风险投资公司(Bain Capital Ventures)董事总经理阿扎伊·阿格瓦(Ajay Agarwal)称:“轻松以较高估值进行融资的时代结束了。这将迫使一些年轻的公司考虑资金和盈利的问题了,而这是他们在过去几年没有必要考虑的问题。”

CNBC所采访的每一位投资者都认为,在过去的三个月中,风险投资市场急转直下。尤其是对于初创公司,它们在推介会上的态度都有了变化。

阿格瓦还称,创业者自身也承认,与上一轮融资估值相比,他们只能以同等估值,甚至是更低的估值进行新的融资。风险投资公司Trinity Ventures高管丹·思科尼克(Dan Scholnick)称,在3~6个月前接触过Trinity Ventures的公司中,许多公司现在又回来了,并主动降低了条件。

风险投资公司OpenView Venture Partners高管亚当·马库斯(Adam Marcus)称,如今,一些创业公司已经取消了预设条件。马库斯说:“现在他们说,‘让市场来决定融资条件,没有时间限制’。如今,天平已经从创业者倒向投资者。”

非2000年互联网泡沫再次上演

虽然当前的风险投资市场正在收紧,但投资者指出,这并不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再次上演。当前这些初创公司已经获得了巨大估值,因为它们正在颠覆一个个规模庞大的市场,或者引领科技创新,取代传统巨头。

还有一些新兴公司在蓄势待发,从事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移动搜索等热门趋势研发。

但是,以“不惜一些代价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取而代之的单位经济效益 (unit economics) 。对于那些以烧钱来推动尚未盈利业务的企业,现在必须要依靠自身来寻求进一步发展。因此,有效获取用户,尽早实现盈利突然之间变得尤为重要。

投资公司Charles River Ventures合伙人乔治·扎查理(George Zachary)称:“在每一次董事会议上,我们都要评估烧钱率。我们所接触的大多数创业者都说同样一件事:是的,我们必须要注意烧钱率。”

不仅后期创业公司如此,处于早期阶段的初创公司也难逃这一厄运。天使投资人詹森·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称,从我们孵化器走出的初创公司,种子轮融资估值仅高出20%至30%,而今年年初时能增长2倍。如今,每家公司都专注于盈利。

蒂莫西·永(Timothy Young)个人资助了约45家初创公司。他说,这是他2011年开始投资以来,风险投资市场所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低迷。之前,6周时间可能就会谈成一笔投资交易,而如今则需要12周。

蒂莫西·永说:“一年前要融资很容易,而如今则不同。过去是卖方市场,而现在转向买方。”

当然,对于那些拥有经验丰富管理团队和强劲发展动力的初创公司,市场需求依然旺盛。

Textio公司联合创始人基兰·斯奈德(Kieran Snyder)称,他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在6周内完成A轮融资,而且融资条件也没有让步。Textio本周三刚刚完成这轮800万美元的融资,由Emergence Capital领投。

斯奈德称,与今年早些时候的种子轮相比,A轮融资估值更高,我们对此感到很满意。斯奈德说:“我们没有一味追求不合理的估值,这一轮的融资估值很合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受益的应该是那些传统大型科技公司,因为它们即将迎来新一波人才。

阿尔卡特·朗讯IP平台总裁布哈斯卡·高迪(Bhaskar Gorti)称:“近期我接到了许多简历,他们都来自一些小公司,通常在那里工作了2~3年。”高迪预计,明年从这些创业公司跳槽的人数会更多,因为一些公司已经弹尽粮绝,而产品还没有上市。

上一篇:打造创业者的“梦工厂”——百度创业中心
下一篇:厦门创业风潮 风光背后其实是九死一生

您可能喜欢

​中国电子邮箱发展的3个阶段

​中国电子邮箱发展的3个阶段

​礼品回收属违法经营

​礼品回收属违法经营

​<strong>中国最宜创业的几大城市</strong>

中国最宜创业的几大城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