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Stripe创始人:2个小伙子颠覆了在线支付

Stripe创始人:2个小伙子颠覆了在线支付

互联网需要有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资金支付,这家初创公司已经掌握了“取胜之匙”。这两兄弟创立的公司获得了Thiel和Andressen两位投资界大咖的青睐,还有鼎鼎大名的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Box创始人Aaron Levie,以及一家顶级风投公司的投资。

笔者只和Greg Brockman见了几分钟面,就把自己的信用卡卡号给了他。Brockman是Stripe公司的首席技术官,这是一家估值达到十亿美元的线上支付初创公司,投资Strip的硅谷风投无一不是业界赫赫有名的知名投资公司。Brockman希望向我展示他们公司的技术,还不到四分钟,经过他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一阵敲敲打打之后,就设置好了一个微型的网页服务,可以轻松在我的信用卡里面进行支付交易。没过一会儿,他就给我的信用卡里面打了一笔钱,当然啦,他又把这笔钱转回到自己账户里去了。

Stripe的技术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非常有意义,比如全世界的软件开发人员、无数App应用开发商,以及用各种方式来接受和处理的支付交易服务。Stripe想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再也不用为恼人的工作感到担心啦。只需不到十分钟,提供一个电子邮箱地址,然后再来几次“剪切粘贴”,就能设置好处理线上交易的全部工具,当然,你也许需要加上一点代码和一个应用程序接口密钥,然后就能按照自己的个性化需求构建支付服务啦。你不必尝试驾驭处理信用卡交易的“神秘网络”(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信用卡网络主要是在实体商户内构建,线上服务无需担心这个问题),只需把自己的系统绑定在他们的网络上即可。

“如果你没有耐心,只是想要试着玩玩儿,”Brockman说道,“你不妨可以先尝试一下它,看看是什么感觉。”Brockman这里所提到的“它”,其实就是Stripe公司的产品,包括Stripe服务,相关的应用程序接口,以及应用程序编程界面,所有这些都可以帮助开发人员将Stripe服务快速整合进自己的网站和App应用里面。不过,这里提及的那个“它”,也可能涉及到金融交易的全球基础架构,在如今这个数字化时代里面,金融交易基础架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科技和商业网络迷宫,而所有资金流动都在这个“迷宫”的基础上运行。

“当你给人们更好,更强大的工具和基础机构,你想要做出的改变,就有可能变成现实。”

Strip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非常年轻,他们是Patrick Collison和John Collison两兄弟。两人在2009年创立了这家公司,一开始他们只是想开发一个能够方便接受信用卡的项目,但是在为那些复杂的资金转移数字系统开发一个更好界面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巨大的机会。事实上,这两位联合创始人使得网站或App应用嵌入资金线上交易变得异常简单,就像是在博客中嵌入照片或视频一样。他们不是唯一有这个想法的人,但是他们获得了硅谷最知名的风投公司支持,这些风投公司不仅仅觉得Patrick Collison和John Collison两兄弟的产品吸引人,有巨大的增长潜力,更觉得他们就像是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

图:Stripe创始人Patrick Collison(左)与John Collison兄弟

Stripe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他们开发出了一套“速成法”,允许程序员访问,并利用其基础设施提供支付服务,程序员无需学习全部其全部架构知识。许多企业都开始使用Stripe的支付服务,该公司表示他们每年都要处理数十亿美元的支付交易,有数千名企业用户,很多初创公司都使用他们的服务,包括线上驾乘打车初创公司Lyft和互联网货物快递初创公司Instacart。

Stripe的技术可以在线接受信用卡支付,实际上涉足这一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非常多,甚至有人觉得已经是过度拥挤了,而Stripe只是一家刚刚进入该行业的新公司。无论是亚马逊,还是PayPal,或是像Balanced这样的初创公司,他们都在尝试为个人客户和企业客户提供便捷地互联网银行卡支付服务。不过根据Stripe公司创始人表示,他们并没有局限在提供特殊的支付方法上面,而是更专注与创建工具,解决互联网资金转移的底层问题。随着互联网变得更加复杂,更倾向于移动化,线上支付因此也不再是简单地模仿线下模式而已,而Stripe创建的是一种全新的服务和App应用。

对Stripe来说,为开发人员创建一种便捷的支付服务,相当于创建一个抽象层,让线上资金流通和线上信息流通一样简单。“我们不是单纯提供支付服务,”Stripe联合创始人John Collison说道,“当你给人们更好,更强大的工具和基础机构,你想要做出的改变,就有可能变成现实。”

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线上交易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就在不久之前,要在互联网上提供支付服务基本上算是基于现实世界的一种处理流程。比如你需要在一个虚拟购物车上塞满你想要买的东西,然后你还需要去一个虚拟收银台买单。不过,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线上交易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举个例子,一个乘客使用Lyft订到了一辆车,在他/她下车买单时,不必每次都输入信用卡卡号。不仅如此,实际上每个Lyft交易都是双向的,搭乘人付钱,司机收钱(当然Lyft会扣掉一部分手续费),正是随着移动手机的出现,才涌现出了这种多方支付交易服务。

对初创公司来说,Stripe的本质就是为复杂的支付交易创建了一种外包方式。在使用Stripe之前,Lyft公司首席执行官Logan Green表示,他的公司有一个特别繁琐的支付系统,每周为了给司机支付费用,他们不得不雇佣了四名全职员工。而现在,所有的付款都会被直接推送到司机的银行账户里面。那么为什么Lyft不自己创建一个这样的支付系统呢,根据Green透露,Lyft公司利用自己的资源去创建这样的支付项目似乎不太可能。“大部分工程团队在创业的第一年都不得不去关注支付,”他说,“但是正是由于有了像Stripe这样的公司,把一切都做好了,全力帮助企业发展。”

Collison认为,Stripe可以帮助初创公司释放出稀缺资源,让他们可以集中钻研自己的产品,帮助企业节约成本。他相信,在全球消费支出里面,发生在线上的支付交易占比目前似乎还微不足道,但是未来将会成指数级别增长,特别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支付交易未来可能占到全球经济的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这意味着不仅线下企业会转移到线上,而且各种新型公司也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这其实就是Stripe所说的“互联网GDP”。

“也许我们就是一帮神秘的怪咖,就像是有人看到非常迟钝的编程语言会感到很兴奋,当我们提供了便捷的支付服务时,也会感到非常兴奋,”Collison说道,“但是我自己觉得,Stripe让我们感触更深,更加兴奋。”

颠覆

Collison和他的大哥Patrick并不完全算是那种创业天才怪咖。要知道在硅谷,20来岁的CEO遍地都是,Collison兄弟一个23岁,一个25岁却能够在众多创业者中脱颖而出。两人老家在爱尔兰,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自学了编程,而在两人十来岁的时候就创建了第一家电子商务订购初创公司,他们后来把这家公司给卖掉了赚了几百万美元,而且在此期间,Patrick还赢得爱尔兰的一项国家科学大奖。之后两人到了美国上大学,Patrick到了麻省理工,John Collison去了哈佛。可是他们并没有在大学待太久时间。

事实上在2009年,他们从自己的开发人员朋友那里听到了一些故事,因为那些开发人员朋友在创建支付公司的时候遇到了很大挫折,这也让两人决定创建Stripe。和他们同届的哈佛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一样,两人与知名投资人Peter Thiel进行了会晤,他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也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实际上,Collison一直在回避PayPal这个名字,因为在线上支付领域里两家公司存在着非常激烈的竞争关系,所以在提及这家公司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尴尬的感觉。

“当你和Peter Thiel在会面的时候,会很有趣,他或许觉得线上支付会被这两个小流氓颠覆了,”John Collison说道。Thiel是Stripe公司的首批投资人之一,给他们投资人2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在你的网站里嵌入支付功能,应该可以像嵌入一个YouTube视频一样简单.’

Stripe两位联合创始人还和另外一个投资人进行了会晤,他就是大名鼎鼎的Marc Adnressen,网景浏览器发明者,也是硅谷最杰出的风险投资家之一。Collison回忆到,当他们给Andreessen展示了Stripe服务之后,Andreessen表示如果现在是上世界90年代初,他会想要把支付做成一个基本网络协议的。当然,这没有实现。“我们真的很有信心,希望能在互联网上提供更好的支付基础设施,”Collison说道。如今的Stripe在支付领域里给自己打了标签。

“不管你是谁,与互联网支付基础设施交互往往会是一次相当痛苦的体验,”Patrick Collison说道。Stripe背后最初的想法,是让开发人员能够更加便捷的接受、处理信用卡交易,但是他表示,在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之后,他和自己的弟兄意识到,自己正在将问题扩展到了线上交易机制的碎片化本质上面。“貌似我们很清楚,互联网支付碎片化的现状,需要有一个统一层将所有东西都整合在一起。”

让支付消失

但是如果互联网发起者们根本就没打算让在线支付变得便捷,那么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这么做的话,从理论上可以让金融服务行业受益,至少Stripe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还有网关,商户需方,ISO/MSP也可能受益。在信用卡行业里充斥了官僚主义,这也让Stripe有了“可趁之机”。

“我们已经构建了非常强大的产品服务,”Stripe公司首席运营官Billy Alvarado说道。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经过许多行业公司的努力,帮助构建了全球的支付基础架构。这些公司包括早期的大来卡(Diner Club),威士卡,到后来的万事达卡。“但是我们所建立的基础设施是非常复杂的,特别是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的话,可访问程度并不高。”

但是如果要想提高支付的可访问性,就意味着需要为开发人员提供工具,让他们在开发支付产品服务的时候,不必考虑底层的基础设施。当然,有些人还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在Stripe公司里,这个人就是Avarado。Avarado之前曾在像Capital One这样的公司工作过,他在许多金融服务公司里面工作过,而在此之前,他也作为一名创始人创建过一家名为Lala的初创公司,这家公司是一家提供类似Spotify音乐流媒体服务的公司,2009年被苹果公司收购,随后几个月该服务被关闭了。

Alvarado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各种支付方法之间的差距会变得微乎其微

由于Alvarado之前没有跟上消费者的需求,导致自己提供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失败。如今他希望这种悲剧不要发生在Stripe公司身上,虽然在支付行业情况有所不同,但是他认为企业同样需要改变,并不断前进。

Stripe的办公室设在了旧金山市的Mission区,在公司的一块白板上,Alvarado画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图标,以此说明信用卡行业之间的联锁关系,然后他又画了一个大圈,并指向了一点。“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这点就是Stripe。”他看着这张图说道。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希望在全球支持多种支付机制,”Patrick Collison说道。这就是像Stripe这样提供支付服务的公司需要进入的领域。这里说的支付机制包括信用卡支付,还有其他数字货币。只要有企业需要接受多种支付形式,这种提供多种支付机制的争论就会继续下去,因此就需要一个平台去处理那些交易。如今,Stripe平台已经在测试处理比特币交易了。

“就个人而言,我觉得比特币真的是非常酷,如果比特币能够获得更大成功,我就会更高兴,因为我觉得比特币会对Stripe更有利,”Collison说道。“今天我们的主要挑战之一,就是很多人还没有信用卡,或是还无法便捷地访问信用卡。但是正是因为比特币,Stripe支付服务就可以参与到互联网金融里面。这非常棒,这也会帮助那些使用Stripe的企业获得更大成功。”

除了创业

除了Thiel和Andressen两位投资界大咖,投资Strip公司的还有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Box创始人Aaron Levie,以及一家顶级风投公司。Strip深深地吸引到硅谷的,除了他们优秀的产品之外,还有公司友好的创业氛围。而Stripe的目标客户,也全部都是那些投资人投资的小企业。

但是对于Stripe来说,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特别是当他们的客户-----那些小公司规模变大之后,还究竟会不会使用Stripe的产品服务呢?绝大多数企业在处理支付交易时还是比较混乱的,至少从企业标准这个角度上来看是这样的。有一些公司,比如Lyft,Instacart,Soptify,以及Duolingo,他们把支付服务外包给Stripe的话应该会从中受益,但是如果这些公司的规模变得足够大,并且有了更多空闲时间和大量的资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会希望能够创建属于自己的支付系统。

“你只有在处理资金交易时,才会赚钱,”Scott Holt说道,他是Roam Data公司市场营销部副总裁。Holt表示,他非常喜欢Stripe公司,因为他们就像是一个连接到信用卡行业基础设施的聚合器,可以为大企业省钱。而且,Stripe可以按照公司的规模和使用情况,进行更好的个性化定价。

“在获取客户的时候,最困难的事情,就是第一次就要得到他们的信任,让他们允许你访问自己的支付凭证”

Stripe当然也需要考虑其他一些事情,比如他们的竞争对手。在同类型的初创公司里面,Braintree就是其中之一,每次谈到Stripe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忘记他们。这两家初创公司提供的服务非常相似。但是Braintree公司的成立时间更早一些。他们的客户在创业圈子里面同样赫赫有名,比如Airbnb和Uber。去年,PayPal以8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Braintree公司,由于PayPal公司旗下1.5个用户帐户,对于Braintree公司而言,就像他们的首席执行官Bill Ready说的那样,这笔交易将其产品迅速扩展到更大范围的终端消费者那里。

“在获取客户的时候,最困难的事情,就是第一次就要得到他们的信任,让他们允许你访问自己的支付凭证,”Ready说道。对于Braintree来说,如果用户已经有了PayPal账户,在使用Braintree App应用的时候,无需再次输入他们的信用卡账户,对于移动端的用户而言,Ready表示这个功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卖点,因为没几个用户愿意在手机那么小的屏幕上输入一大串信用卡卡号。

在这方面,Stripe做的真的不错,最近他们开始支持“支付宝”了,支付宝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在线支付平台。“实际上,在支付这一领域里面还是有很大空间的,”John Collison说道,“我不认为Stripe会是涉足互联网支付领域的唯一一家公司,当然如果Stripe公司是这一领域里唯一的一家公司,对整个行业来说也不会特别有帮助。”

在23岁这个年龄,这样的理想主义似乎很难理解,多少有些感性的成分在其中。在互联网交易这一领域里面,Stripe是否能够成为一个主要服务提供商,目前尚不得而知。信用卡行业正在快速萎缩。消费者期待他们的钱可以在互联网上快速运转,企业也有同样的期待。五十年以后,Collison将会看到一个和如今的支付标准完全不同的世界。当交易超越了货币,变成其他东西的时候,或许处理支付会有另一个抽象层了,就像是如今Stripe为信用卡搭建的抽象层一样。

这种感觉很有趣,因为在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你要是在商店里不用钱包而用手机买单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你的网站里嵌入支付功能,应该像嵌入YouTube视频一样简单,几行代码就能快速搞定,”Collison说道,“而这也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

上一篇:锐锋网创始人张晓真:弯下腰更接近创业梦想
下一篇:伏牛堂米粉如何破局餐饮O2O?

您可能喜欢

​伏牛堂米粉如何破局餐饮O2O?

​伏牛堂米粉如何破局餐饮O2O?

​QQ群的生意经

​QQ群的生意经

​沙县小吃一年营业40亿 是全聚德3倍

​沙县小吃一年营业40亿 是全聚德3倍

​月薪3万外国妞在中国卖水饺

​月薪3万外国妞在中国卖水饺


回到顶部